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ngyi.9696 的博客

江东十七笔

 
 
 

日志

 
 
关于我

快乐的退休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七十回眸 我的回忆之二十六 丁乐渊、丁佾川率先成家了  

2011-08-03 11:01:20|  分类: 回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父母的先是盼小孩有一份合适的工作。然后就是盼着他们成家,接上香烟,有了第三代。其实这就是一种本能。我自然毫不例外。大多数人家,小孩多的是先长后幼接着来。我家是成熟一个发展一个,不拘顺序。第一个成家的是老四。渊儿1995年从苏州商校储运专业毕业后,在他六姨父的帮助下,进了苏州工业品商场微机室。很对他的胃口,几年下来在电脑方面有了些基础。他等待着机会,改变一下自己人生的规迹。他等到了。2001年3月的一个下午,当时我正在苏州。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位女士的声音:请问,LeyuanDing先生在家吗。我说他还没回来,我是他的父亲,有什麽事我可以转告。她说,丁乐渊已被安德鲁公司录取。三日内到竹辉饭店报到。我自然为他高兴。报名应聘的有好几百人,只录用五人运气不错,主要还是靠实力。在录用的几个人当中,他的学历是最低的。渊儿辞去了工业品商场的工作,很快就去了安德鲁。几个月后公司送他和几位同事去美国芝加哥公司总部和英格兰的格拉斯哥学习,回国后他做培训专员,这时他已取得苏大的大专学历,又过了两年他又取得本科学历。他的妻子陈蓉芳是他在商校的同学。比渊儿获得本科学历要早,亲家在云南当过兵,亲家母十分干练,心直口快,陈蓉芳是独生女,自然是疼爱有加。2002年9月底,渊儿带了他的未婚妻来水城,乐宇、乐非陪他们游览了贵阳黔灵公园,品尝了贵阳小吃。居然芳芳不怕辣,对麻辣味还情由独鈡。10月5日晚,我们为渊儿川儿过了他们28岁的生日。渊、川是双胞龙凤胎,难得在一起过生日。当然气氛格外热烈。芳芳和我都属龙,我送她龙年邮折和龙年纪念币作记念。当晚他们乘火车返苏。婚礼定在2002年11月17日。在苏州办。

2002年11月10日我们全家回苏州参加他们的婚礼,抵苏后先去拜访了亲家,并对亲家为渊儿的关照,和婚前的各项准备工作表示我们全家的谢意。婚礼如期在竹辉饭店举行。仇福康、仇芙谢奇一对、陶丽中夫妇、陶丽红夫妇、陶丽新夫妇、姜竟华姜竟虎夫妇、吴子加、周仲华、苏南式、叶月芳、吴家芬、华艺慈、陈启龙一对、姚达仁一对,还有在西安读书的陶晓天也特地赶来参加了婚礼。在整个婚礼过程中谢奇、仇芙跑前跑后十分卖力,到是我因人地生疏惭愧的紧。苏州的婚礼规范化、程式化,男方女方同时办酒,就是由男方牵头,划出商定好的席次归女方使用,避免了重复宴请,请柬发出需有回执,便于安排席次,这些都和贵州不一样。只是苏州的宴席中看不中吃,刚动筷子就没吃的了。只是程序而已,千万步要当真空着肚子去。婚后第三天还有认亲宴,双方亲戚会面,彼此说些谦让的话,弥补了婚宴时指挥不统一发生的小误会。人气预报阴有小雨,转晴。

如今他们的儿子丁陈睿已7岁了上一年级,作为课外兴趣他选择了学钢琴,我常在电话里听他的钢琴“演奏”。渊儿后来还来过几次,原则上三年一次。其中一次是2003年4月因痔疮来水城治疗。一方面若在苏州做,我们去不了。而在水城做用挂线疗法,痛苦小些,我们又可以照料。费用要比苏州少的多。权衡下来就来了水城。手术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如今小俩口均在园区工作。去年他通过了MBA。我在这里祝福他。在苏期间我们一家带了夏卉去了一次著名的江南水乡古镇周庄。丽清的学生张娥清是周庄医院的总护士长,中午我们品尝了张娥清夫妇为我们准备的阳澄湖大扎蟹。11月25日我们连同老妈一行9人经上海回贵州。

川儿1999年毕业于贵州财经学院,财政金融系。起初想学以致用进金融系统,几经努力未能如愿。后来在她五姨父和夏卉的大姑父的帮助之下进了市社保局信息科,现在是科长,是九三学社的社员。1999年6月夏大娘、夏叔先后病逝。治丧期间我认识了血站的张传华,虽然胖些,却很勤快,干活还挺麻利。再以了解他和我是同行,贵医检验系本科毕业,口碑也不错。于是我便流心起来。张的父亲重庆合川人,早年在家务农。后来水城,以理发为业。为人豪爽,门徒众多。业内较有名气。记得他曾邀我为他的店面拟一门联,我欣然从命:"改革开放从头做起;困容倦貌一扫而光。小张随父来水城读书,大学毕业后,在市中心血站参加工作。由于他工作踏实肯干又有一副乐于助人的好心肠,在血站人缘挺好。夏凤君牵线搭桥就将小张介绍给川儿。一段时间下来确定了恋爱关系。次年春天两家人在凤凰酒楼见了面,婚期定在:2003年10月1日。隔天去血站看了房子,尚在装修,在四楼,三室两厅,面积169平方,在楼下还有一间独立的储藏室。夏天一过婚期临近,请王家玉写的书法:是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我很喜欢。京口毕竟是我的故乡。于是和小张的父亲再次商谈一些具体的事,以便提前准备。到场以见,啊来了好几位有的还面生,看那架势,正经是一次重要会谈。我心里明白了,于是我先说了几点原则意见。第一:我是嫁女儿,重要的是要善待我女儿,我们既不收聘金、也不要彩礼;第二:各办各的,各论各的。我们尊重你们的风俗习惯,只是希望尽量从简,不要过于折腾;第三:先在六枝由女方办酒,然后男方道六枝接亲。他们一听全都同意。就定了下来。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婚期很快就到了,小张父亲对我说迎亲的车辆遇到困难,节日期间公车管理很严难以借到,而且从六枝到水城路途长,怕路上万亿出故障不好。我和丽清商量,当初他们是答应的,说明她们是往这方面努力了虽然碰上困难,也算尽力了。就以大局为重吧。最后决定九月二十七日我们先在水城办酒招待在水城的亲友,次日移师六枝,二十九日在六枝得阳楼办酒,三十日回水城,十月一日拂晓男方接亲,后面的事就是张传华家在钟山宾馆设宴招待宾朋了。准备工作就绪。乐宇9月24日先到,丽中、家玉9月26日由南京抵达水城,他的任务是整个婚礼的摄影师,9月27日下午6时在天天家常菜酒楼揭开了川儿与张传华婚礼的序幕。在荷的一百余亲友出席了婚宴。28日我和丽清先到六枝,29日乐宇陪同外地来黔的亲友游览了黄果树,渊儿和身怀六甲的芳芳游览了红枫湖,下午六时许,他们几乎同时赶到得阳楼参加了由廖静主持的婚礼。在六枝的二百余亲友参加了婚宴。9月30日一早我们回水城。10月1日早上五时许,娘家人集合待命,六点三十分,丁乐宇的喜炮响了,迎亲车队缓缓驶入八一停车场。迎亲仪式在张传华急促的敲门声中开始,外婆、我和丽清、丽中一对、丽红一对、凤君一对都受了新人的礼也都向新人表示祝贺,赠送了红包。不一会川儿被迎亲的队伍接走了。我若有所失,我随后就乘摩托赶到血站的楼上用望远镜遥观迎亲队伍抵达血站的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