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ngyi.9696 的博客

江东十七笔

 
 
 

日志

 
 
关于我

快乐的退休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七十回眸 我的回忆之十六 丽红考入卫校和我的一对龙凤胎  

2011-07-09 20:58:06|  分类: 回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六枝正在发展时期,不少在六枝工作的人,都把自己的兄弟姐妹弄到六枝来找工作。我们家也一样。只是丽红的户口迁过来之前,没有打招呼,由于没有准迁证,没有接受地方,就落不上户口,那时叫袋袋户口,也没有粮食关系。找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而我们一无经济能力又无人事背景难度就更大了。丽红是14岁来六枝的,73年她已18岁了,看到和她差不多大的有些已上班了。她找不到工作自然很着急。有一次我去铜仁开会,她居然在家“罢工”了。事实上我到处求人经常时碰壁而归。后来想,既然直接上班无望,就只有先把户口落上,获得知青身份,然后再设法走知青返城读书或招工这条路。这样,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知青身份问题。然后才能考虑落户问题。经过一年多的努力通过我带的一个学生夏凤君,认识了她父亲夏洪波。他当时是特区党办主任。我通过他的关系认识了当时在岩脚羊场公社当秘书的田兴刚,田曾经给夏洪波当过通讯员,再通过田与群益大队的书记黄清礼拉上了关系。黄答应让丽红在大队先当民办教师作为过渡,等知青办那头承认了知青身份才能落户。于是1975年春节刚过,内弟陶人表送丽红回六枝,一过“十五”我和人表与好友张其新就送丽红去了岩脚,下了去岩脚的班车,扛着简单的行李,又走了十多里的山路,总算到了群益大队。当晚我们三个男的就住在大队的简易的招待所。说是招待所,其实就是一个小屋,有三张木板搭的床,平时是给前来买煤或修理机器的人休息用的。被子又潮又黑。我因太累了倒头就着了,他们俩一夜没睡。第二天我们回六枝,丽红强忍着泪水把我们送到路口。就这样丽红开始了她的知青生活。我不敢去想她在我们离开后的情景,那里的条件太差了。尽管她在那里呆的时间不算长。我也尽力了。她毕竟是一个才十多岁来自江南的小姑娘啊。我在想,这段经历对丽红来讲,应该成为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将对她日后的拼搏发挥深远的影响。接下来便是跑知青办。当我拿着陶丽中不知费了多少口舌才弄到手的知青证明走进六枝特区知青办时,我的心始终是悬着的。有一个同我一样情况来办事的人对我说:“你别看手上拿着证明,在他们这儿,说你有用就有用,如果人家不认,那就是一张废纸。”我明白了。这就是社会上流行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要靠来事。为了这,我认识了知青办的韩守保主任,和办事员宋良汇。另一个叫郑洪的那是个不但不办事,还专门报忧不报喜的,不是说这不行就是那不行,有几次我着实被他吓的不轻。正所谓: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为了丽红的事,我算是真正领教了。丽红下乡期间我到岩脚去过几次,一次是丽红托人带信来,要我去帮她写标语。我带了广告色和排笔去了,到了那里才知道是要在教室外面的墙上写“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而我带去的两瓶广告色根本不够用。只好就地取材,就用红砖砸碎了压成粉兑上水再加上带来的广告色还添了点泥巴就成了。还不错。任务完成,丽红为我用田坎水在地灶上煮面条,盐是唯一的调料。连酱油也没有,对她来说,这已经是最高规格的招待了。在平时她大多是就着盐巴辣椒水吃土豆,难得能吃上一顿包谷饭,更不要说吃大米饭了。另一次是因为大队付不出代课教师的津贴用煤充。我请在车队的邢付文帮忙拉了一车煤抵账。最后的一次是丽红返城读书去办理户口和粮食关系。刘瑞亭院长给派了一辆天津吉普,吴应富开的车。丽红在乡下待了一年多终于修成了正果。在丽红的事上,田兴刚、韩守保、宋良汇都是帮了大忙的。

当时丽红同时收到两份通知。一份是特区农机厂的招工通知,还有一份是来自卫校的。何去何从?拿不定主意。此时正好岳母在六枝,她偏向去上班。但我和丽清主张趁年纪还小还是多读点书好。就在这关键时刻,王浩然来我家,知道消息后就对我说,你们俩口子都是搞医的,丽红最好去读卫校,以后也好分配。他当时在特区文教局上班,就这样丽红终于如愿去了卫校.这样在丽红人生转折的关键时刻,王浩然帮了大忙。

1975年10月4日四妹从苏州赶来,10月6日中午川儿和渊儿来到了这个世界。在此以前,我们医院有过好几对双胞胎,但龙凤胎还是第一对。这两个小家伙一个是六斤六两一个是七斤二两,太棒了。这很可能与临产前两个月,输了两个血有关。这条消息立即成为医院当天的头条新闻。院工会主席杜新荣,亲自把三十元的补助送上门,那时的三十元就是一个月的伙食费。真是雪中送炭,林静英拿了一大搭尿布来,李安国干脆把箱子扛了来任我挑选。接近过年时,丽红从几十里外背了八十斤糥米赶来看大姐和两个外甥。她硬是步行来的。丁乐宇已上一年级了,也是山上山下的跑全家沉浸在欢乐中。很快龙凤胎满月了。朋友们都说该庆贺一下。我就想:拿了工会的补助,再在家里办酒,不妥当。还是算了。然而架不住朋友劝,就在安国家里办了满月酒。医院的一个没请,就是机厂的几个老乡。我买了鸡和两瓶酒,一瓶竹叶青和一瓶西凤酒,除外都是安国给准备的。那天张其新真的醉了醉的连酒和白开水都分不清,徐海龙也醉了事后他把自己锁在家里三天没出门。实在难得。

丽中来六枝刚满一个月,滨海来电报说丽中派工作了。于是第二天就送丽中返苏,临走买了斤毛线送她,算是祝贺她派工作了。这样一来,我只好请病假(疑似肝炎)在家。在这以前,早在5月份岳母就送乐非回六枝,直到11月下旬,考虑到我们实在招架不住,就把渊儿带回苏州,趁岳父在居委会工作的机会,把渊儿的户口迁到了苏州岳父家。我们家在苏州就留了一条根。川儿每天送医院的托儿所。每天下午四点由小非接妹妹回家。这段时间我好累。丽清本来就奶水少,如今两个小孩更加补够只有靠任工喂养。以米粉为主,适当加点奶粉(有钱也买不到)。另外再在蔬菜公司批了点豆浆,补充蛋白质的不足。很艰难的熬了过来。我到保健科一称,八十六斤。(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