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ngyi.9696 的博客

江东十七笔

 
 
 

日志

 
 
关于我

快乐的退休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七十回眸 我的回忆之十二 远离家乡支援三线  

2011-07-03 11:27:19|  分类: 回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菩萨蛮  三线建设亮号角,好人好马上三线,文革点烽火,热血祭硝烟,凉都换新貌,三献得传承,笑谈烟云事,诸事皆随缘。我在苏州专区医院工作了四年半在业务上得到了锻练和提高。从曹主任与全科的同事身上学到了好多东西,这些在学校、以及书本上是学不到的。在苏州工作期间,除吴子加是我父辈而外,与苏南式、祁品东、叶月芳、刘益文、蒋明德、孙季道、王鸿波,以及潘漪等人成为很好的朋友。1965年10月,中央给江苏下达了组建能满足一所300张床位的地市级综合性医院的医务人员队伍支援三线西南煤炭建设的任务。经过分解,苏州市的任务是40名,我院4名。按照动员、报名、审批的程序我和何永清、张维华、丁莉荪4人被批准支援三线建设。(陶丽清来自苏州传染病院)行前回了趟镇江,征求了父母的意见同时也是向父母辞行。回到苏州后参加了许多欢送会,在参加完市里在开明戏院举行的欢送会后,1965年11月27日我们即将奔赴三线的医务人员,在鼓号声中戴着大红花离开了苏州。市卫生局的阎科长带队并负责人事交接。在上海住了一晚,我到大伯、三叔处辞行。离沪时大伯、三叔三婶都到车站送行。命运之旅又一次改变航向驶向陌生的地方。

前不久我的一位年轻的朋友问我:你当年在上有天堂的苏州工作,是什么缘因让你远离舒适的苏州来到贫穷落后的贵州的。我想了想,其实并不难回答,就是“信仰”二字。记得上世纪的一九六五年,有一部电影,片名《年青的一代》片中的主人公肖继业、林育生分别由扬在葆、达式常扮演。讲的是上海地质学院学生肖继业和林育生满怀热情来到工作、生活环境十分艰苦的青海高原工作,面对艰苦的环境考验两人交出了完全相反的答卷。肖继业负伤依然坚持并发现了新矿,而林育生害怕困难临阵退缩,开假证明托病滞留上海不归,而且还拖女朋友夏倩如的后腿不让她去青海工作,的故事。这部电影在广大的青年中引起极大的反响。好儿女志在四方、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成为那个时代的主旋律,我就是在这样的纷围中提出支援三线的申请的。

何为三线?自1964年在我国的西部,从广义上讲,三线是指长城以南,广东韶关以北,京广铁路以西的广大地区,与现在西部大开发地区差不多。贵州六盘水地区是三线建设的重点地区之一。国家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调集了十三万大军进行了大规模的开发,在一片荒山野岭之中建成一个大型钢铁煤炭基地。如今一座拥有270万人口的工业城市拔地而起,昔日的黄土坡已变为百里煤海涌金浪,十里钢城映彩虹的美丽凉都。所有这些,三线人功不可没。没有三线建设就没有今天的凉都六盘水。六盘水就是三线号火车拉来的。

那时,从上海到六枝还没有直通车,必须在贵阳中转。一路上途经浙、赣、桂、黔,行程三千余公里,旅程五十一小时。到达贵阳已是第三天清晨五点。因为纬度低于江苏,所以天亮的也晚一些。在贵阳住了一天,第二天一早乘慢车去六枝。到了六枝下车找不到站台直接跳到路基上。接站的是一辆大客,把我们送到医院。我发现除了热情而外一切几乎全是空白,更没有半点医院的影子。四周一看倒有点像一只特大的蒸满馒头的蒸笼,全是石头山,没有多少树木,真是开门见山。我们这支队伍除了从苏州来的40名外还有南京、常州、无锡、镇江、扬州、徐州、泰州等地的,共有二百八十余人。这些人除了各科的头而外大多是年轻人。医生以南医、苏医、徐医为主,护士基本上都是科班出身;药局几乎全部来自南药与南药附校。南药的有史秀斌、牟荣善、梁玉华、周复山、刘秀兰;附校的有夏美容、王秀臣、朱宝湖、魏正英、曹玉玲、周晓英、徐莲香。检验科除了皮振芳来自南药还有六个来自我们学校就是63届的李萍、尤仲英、64届的陈正发、王再华、刘敦美,我是61届的。整个医院的人员配备,在当时贵州地市级医院里是屈指可数的,多好一支人才济济又充满活力和献身三线建设的医务人员队伍啊。就在前不久,1965年11月24日,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及李富春、薄一波、李井泉、余秋里、谷牧、程子华等领导来六枝视察工作,可见中央对三线建设的重视程度。谁又会想到,即将到来的政治风暴,等待着这所年轻医院、这群意气风发的年轻医务人员的不是团结向上,齐心协力为广大三线职工服务,他们还没有来的及彼此磨合熟悉就卷入了一场让人刻骨铭心的争权夺利、排斥异己、兄弟相残的灾难浩劫。

公元1965年12月1日在六枝矿区指挥部食堂吃了到六枝的第一餐饭,饭后整理内务,除年纪大的老同志外,全部睡双层通舖,很有新鲜感。第二天起床后总不开早餐,一直等到九点多才开饭。我们被告之,当地人一天只吃两餐,机关干部为了和群众保持一致也是一日两餐。我们一时难以适应。附近又没有卖食物的,后来在一条老街上发现有糕点但实在很难引起食欲,幸好还能买到核桃总算不错。到了12月12日经上级批准:原贵州煤建二公司医院与江苏支黔人员组建六枝矿区指挥部医院。中共六枝矿区指挥部医院委员会、正式成立。陈刚任党委书记兼院长、宫建敏任副书记兼政治处主任、樊朝中、刘瑞亭、李士英为委员兼副院长。与此同时院党委对二级班子作了相应的安排(临时)新的生活开始了。由于是白手起家,除了有人而外啥都没有,院党委决定边建院边工作。将人员分成四拨:一拨充实加强原二公司卫生所(陶丽清在其中);第二拨组成四支医疗小分队到各矿处巡回医疗;第三拨负责基建和采购;余下的组成青年突击队,搞干打垒劳动建院,我在其中。其间,我曾在政治处管过一段广播。后来广播工作交给了汪令彬。由于已经是年底了上级让医院组织一支文艺演出队到矿处巡回慰问演出,我算是有一点文艺细胞的被指定为文艺队的副队长和乐队指挥。队长是团委书记李文伟。为了搞创作我和几个同事先后去六枝矿、凉水井矿采访并编了几个反映煤矿工人先进事迹的节目,其中有我和江京生等合作演的《光荣花儿送回家》、刘建汉和裴福恩的相声《总书记送来大白菜》、我和贺钟伟、李维廉创作的合唱《干打垒组歌》组歌由:《我们向高山开战》《青年突击队之歌》《挑灯夜战》《庆祝胜利》四首歌组成我任指挥。演出了几次很受欢迎。记得首次亮相是为西南煤炭建设指挥部招开的先进生产者会议演出并获得了成功。在演出休息时我认识了参加会议的机修厂代表李安国。接下来我们就带着节目在春节期间下矿处慰问演出。我担任乐队指挥和独唱,独唱的歌曲是:《大海航行靠舵手》《弹词开篇蝶恋花》《我为祖国献煤炭》以及和刘昆二重唱《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等。乐队还演奏了《划船曲》《几内亚午曲》等。演出结束我回青年突击队接着开山取石。演出是快乐的,但由于和李文伟在曲目的挑选安排上,我有点不听招呼固执己见。不久大祸临头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