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ngyi.9696 的博客

江东十七笔

 
 
 

日志

 
 
关于我

快乐的退休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七十回眸 我的回忆之九 在南药附校的日子里  

2011-06-29 06:33:22|  分类: 回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药学院位于南京湖南路丁家桥童家巷。与南京农学院、南京艺术学院、南京铁道医学院毗邻。附校是他的前身始建于1940年,后来学校升格为国立南京药专,解放后先是更名为华东药学院,后来更名为南京药学院,即现在的中国药科大学。而附属药剂学校就作为中专部保留了下来,是校中之校。检验专业是新开设的,学制三年。开设的课程中除了数学、物理、语文、英文而外就是专业课。有微生物学、寄生虫学、临床检验学、卫生学、卫生检验、食品检验、无机化学、有机化学、分析化学、内科基础、中医学概论、人体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和病理检验等等。检验专业共两个班。学生中大约六成是在职的的检验人员,我们称他们为调干生。班主任殷冬生,微生物教授。(注:文革期间,附校被污陷为专门培养修正主义苗子的学校,而被停办。殷老师调省卫生厅任科技处长,是全国中等专业学校医疗卫生教材编委会副主委。)开学不久,就碰上了大炼钢铁,正常的教学秩序被打乱,有时正在上课一个通知就把课停下来去执行任务。曾有一件很有趣的事:一天,我们去中央门小高炉群打耐火泥。教物理的吴老师和我们同去。吃午饭时,吴老师是信教的,他有餐前昨祈祷的习惯,不料当他做完祈祷菜盆已是底朝天了。他很生气就报服我们。他搞了一次突然袭击,课上到一半从口袋里掏出以叠考卷,叫做临时测验,这下惨了,全班就只有四个人及格,这其中有我和周仲华。接着就是校长找班委谈话。我那时是学习委员,我就说,上已级课是临床检验,我们也考了,全班八十分以上的超过一半,没有不及格的。为啥到他那里就差成这样不能全怪学生。后来这话传到吴老师耳朵里,他再也不教我们了。的确,我在那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学校规定每学期有一个月要参加生产实践。具体说就是到药用植物园或校办药厂干活。植物园靠近燕子矶,在吉祥庵的山坡上,山下就是陶行知先生创办的晓庄师范。我的体校同学钱达锦就在那当体育老师。当时我们特喜欢去植物园劳动,因为那里既有新鲜蔬菜还有自己喂的猪,伙食要比学校食堂强多了。除此而外还要参加临时性的公益性的义务劳动,如黄麻水库的建设,整治秦淮河等。1961年春,在六合县玉带乡下庙大队的巡囬医疗结束,参加生产实习。我们一个实习组共五个人,组长是陈先志。他是党员又参加过抗美援朝,我们都很尊重他。我们实习的医院是常州第一人民医院。实习的科目是临床检验。该院原是一所教会医院,解放前叫武进医院。一九六一年,正值困难时期,粮食短缺,副食匮乏,吃不饱肚子。我们学生的定量是31斤、医院的老师的定量就只有27斤。因此我们经常被抓差出去帮老师排队买不要粮票得副食。当然这是双赢的结果。两个月后我们又转到南京一院实习生化和细菌血清学。在实习阶段,我们遇到好几位著名的检验专家,受益匪浅。他们中有鼓楼医院的赵敏成主任,是我们临床检验学的任课老师,南京一院的马跃东主任是带我细菌血清学的,联同我在苏州工作师从曹博文先生,在苏医进修又师从张联璧老师和陈忠老师尤其是张联璧、陈忠是国内检验界享有盛誉的专家是全国检验技术操作常规的编委。一生中能得到这麽多的老师直接指导实在是我毕生的荣幸。他们的高尚医德和精湛的技艺、孜孜不倦的敬业精神,对我的一生又着很深的影响。

经过三年的学习,我以总评优秀的成绩毕业。取得了检验专业的入门钥匙,师傅领进门,修行可就靠自身了。在校期间,我可以说是比较出色的学生。由于我来自体校,有道是:山中无大树,茅草也称王。我是1958至1961年一百米、二百米、四百米和急行跳远的校记录保持者,还是诗朗诵、演讲比赛、作文比赛、歌咏比赛的获奖者。其结果让我滋长了严重的骄傲自满情绪,找不到北啦。我所信奉的无人嫉妒是庸才得观念,这种思想在限制个性发展的社会,面对几千年形成的克己传统思想,对我这种爱出头的掾子结果是不言而喻的。这个毛病让我在参加工作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吃了不少亏。这就叫咎由自取,也叫交学费。只补过太贵了,这在后面还会讲到。我记得有一次,我曾和周仲华、邓诚柱被团委书记关过禁闭,原因大约是上课时向李老师提问,把李云娥老师整哭了。写检查就更多了。周仲华是我的最铁的兄弟,业务能力强,尤其在细胞学方面,他在电脑程序方面也有建树,是我们班为数不多晋的同学之一。在2008年的同学会上吴明生说我:像你这样的人居然也会入党,还是党委委员,你是怎麽混进去的?我说此一时彼一时也。大家哈哈大笑。可见同学们对我的记忆还是很深的。毕业后我分配到苏州专区。最后我和蒋和生留在了苏州专区医院,周仲华分到吴江医院。在苏州工作期间我经历了许多难忘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